banner

功侔魯壁:故宮文物南遷圖說

發布時間:2019-12-15

編者按

20191129日晚,北京大學與故宮博物院聯合舉辦的故宮與故宮學系列學術活動正式拉開帷幕。北京大學特邀請故宮研究院院長、原文化部副部長、原故宮博物院院長鄭欣淼擔任首場講座的主講人,題目是故宮文物南遷及其歷史意義。為了讓大家更好地了解故宮文物南遷的艱辛歷程,激勵我們守護中華文明的精神,特刊發一組南遷文物時的照片,來回顧那段值得傳承和銘記的歷史事件。

 

本文原載于公眾號故宮研究院,特此轉載,以饗讀者。

 

 

中華民族有著悠久的歷史文化傳統。對于以典守中華文物、守護中華文化根脈為職責的故宮博物院來說,在歷史的積淀中積蓄了恒久的文化與精神力量。故宮文物南遷就是其中永遠值得追憶、回味的一頁。它是故宮博物院的一段崢嶸歲月。1933年至1949年間,故宮博物院約1.3萬箱文物精品為防日寇劫掠,自19332月起遷存于上海、南京,193711月后又疏散于西南后方,至19476月全部東歸南京。時延十余年,地迤數萬里,輾轉顛沛,這批中華文明的重要瑰寶才得以基本完整保存。

 

故宮文物南遷路線示意圖

 

易培基院長

 

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1933年,山海關失陷,華北形勢告急。由于擔心故宮的珍貴文物遭到日軍的破壞,故宮博物院著手進行文物南遷的準備。圖為1933年行政院關于南遷文物起運的密令。

 

1933年2月6日,首批故宮文物南遷

 

故宮文物集中太和門廣場等待起運

 

 

故宮文物南遷準備工作從1932年秋天開始,主要是選擇精品及裝箱。日寇于193313日攻陷山海關,26日又大舉進攻熱河,故宮文物遂決定于131日南運,但因受到阻撓,26日才正式起運。

 

國立北平故宮博物院南京分院保存庫落成紀念

 

1936年12月,存上海文物全部運存南京朝天宮保存庫。 1937年1月1日,國立北平故宮博物院南京分院正式成立。

 

1937年,七七事變、八一三事變相繼爆發。根據戰時文物宜散不宜聚原則,南遷文物分3批向西遷移:80箱文物走南線,經長沙、貴陽,1938年運抵安順,194412月運至巴縣;7287箱文物走北線,經寶雞、漢中、成都,19397月運至峨眉;9331箱文物走中線,經漢口、宜昌、重慶、宜賓,19397月運抵樂山

 

1937年8月14日,第一批西遷文物共80箱,大部分參加過赴英倫中國藝術國際展覽會,為南遷文物的精華,由建國輪在南京起運,到漢口,改用火車運長沙,存湖南大學圖書館底層近5個月。日寇自江蘇西侵,兩湖受到威脅。奉行政院令繞道桂林遷往貴陽。1938年1月起,分兩批遷入貴陽。1939年1月,遷安順的華嚴洞。1944年秋,遷四川巴縣一品場石油溝臨時庫房。1946年1月集中重慶,1947年5月始運回南京朝天宮。

 

南路負責人莊嚴

 

安順文物轉運巴縣情形

 

1937年11月19日及12月3日,西遷文物的第二批9331箱,分別由江安輪及黃浦輪從南京下關碼頭出發,11月2日及12月5日抵達漢口,12月24日起至1938年1月6日,從漢口用船運到宜昌,再由宜昌向重慶轉移,1938年5月22日全部抵達重慶,分藏于川康平民商業銀行、安達森銀行、吉時洋行等7個庫房。這批文物溯江而上到達重慶,又稱西遷中路。在重慶成立故宮博物院駐渝辦事處。

 

中路負責人歐陽道達

 

歐陽道達在樂山安谷的住所

 

樂山安谷文物庫房位置示意圖

 

西遷北路文物7287箱,共裝運3列火車,由南京下關碼頭火車輪渡到浦口火車站,循津浦路,經徐州轉隴海路,到達寶雞,存于寶雞關帝廟和城隍廟。不久,奉命向漢中及褒城轉移,從1938年2月22日起至4月11日全部運完,分存于漢中文廟及褒城縣宗營的馬家祠堂、范家祠堂和張寨大廟。后因漢中也遭日機空襲,文物再次向成都轉移,存放在成都東門內大慈寺。1939年2月,奉行政院令,向四川峨眉轉移。6月17日,全部運往峨眉,存放在峨眉西門外武廟和東門外大佛寺。1942年大佛寺的文物奉命全部運往峨眉南門外4公里處的土主祠和許氏祠堂??箲饎倮?,1946年5月集中重慶,1947年返回南京。

 

 

1938年,那志良等在陜西漢中文廟合影

 

文物在川陜公路上艱難運輸

 

漢中至成都,汽車涉水前行與用木船載車過河情景

 

四川峨眉辦事處的倉庫

 

四川峨眉辦事處的倉庫

 

1946年開始,故宮博物院決定先將文物集中重慶,然后東歸南京。東歸主要分為兩個階段:先將巴縣、樂山、峨眉文物集中重慶,再分批運回南京。

 

 

1946年歐陽道達一家離開樂山前的合影。
 

1947年參與故宮文物南遷的部分故宮職員在離開重慶前的合影。

 

在漫長艱苦的故宮文物南遷過程中培育和形成了以國寶為生命的故宮精神,源于對保護的珍貴文物的重大意義以及所擔當的神圣責任的深刻認識,是故宮同仁的價值取向。

 

馬衡院長

 

馬衡:本院西遷以來,對于文物安危原無時不在慎微戒懼、悉力保護之中,誠以此僅存劫后之文獻,俱為吾國五千年先民貽留之珍品、歷史之淵源,秘籍藝事,莫不盡粹于是,故未止視為方物珍異而已矣。

 

“功侔魯壁”木牌匾,現存放于安谷“故宮文物南遷史料陳列館”中,由原3塊匾額的殘片組成

 

護持故宮庶物 來做峨眉寓公

 

廿八年夏,自成都移故宮文物于峨眉,石鼓與焉。因集其字為聯,以紀念之。鼓文以寺為持,以乍為作,古故勿物糜眉古通。卅三年秋鄞馬衡書詩為寓公已五年矣。

 

 

千鈞威力震扶桑,驚醒癡人夢一場。

懲暴宣容存顧忌,乞降猶自逞頑強。

盱衡禹甸欣無恙,洗盡佳兵袚不祥。

從此大同休戚共,八年苦戰固毋忘。

 

《安順讀書山華嚴洞圖》(局部),莊靈先生藏。

 

臺靜農:和申若俠及莊嚴的自況詩(1946年)

羨爾公牡倆,深山好養真。

庋藏可敵國,貧乃到柴薪。

小飲三杯酒,流亡百劫身。

明年出巴峽,依舊老宮人。

 

《安順讀書山華嚴洞圖》馬衡題跋:余曾題名洞中紀其事,是可與魯壁同垂不朽矣!

 

歐陽道達楷書曹伯啟南鄉子詞軸

 

蜀道古來難。數日驅馳興已闌。石棧天梯三百尺,危欄,應被旁人畫里看。兩握不曾干,俯瞰飛流過石灘。到晚才知身是我,平安,孤館青燈夜更寒。我托好友歐陽道達先生替我寫了一幅中堂,他的字又寫得十分好,我把它好好保留起來了。

——那志良《典守故宮國寶七十年》

 

 

斗地主赢话费